云陌歌

云上陌路,只一人。

海贼众人吃狗粮实录1

*之前发过的关于海贼红蓝的脑洞。
*宇宙海贼去地球前在宇宙中发生的事情。
*私设有,玛贝拉斯遇到船员的顺序变了,海贼众人(包括凯)最后才遇到乔。
人物背景可能会有些不同,凯身份设定是在宇宙中流浪的男子,但其性格与原剧无差,其余众人背景不变。
*部分个人幻想+原剧情一些情节。
*篇幅不定,可能会长篇。
*十分幼稚的文笔,只想吃糖。
以上,这篇文章是我看海贼红蓝时被放闪之后的产物,可能人物会崩坏,不过一切都是未知数,随缘吧。











  “嘶~,疼死了,我说,你就不能轻点吗,露卡。”战斗过后的船长大人对着为自己包扎自己的船员抱怨道,“嫌疼的话就就少受点伤啊,笨蛋!”坐在自家船长身旁的长发女子嫌弃着说道。“你说什么?”被说笨蛋的船长有了暴走的趋势,露卡在绷带处打了个结:“好了。”说完,就在船长爆发前远离了他。
“喂,露卡,给我站住!”英勇负伤的船长准备追上露卡时,一阵轰鸣。
  “玛贝拉斯,残虐又来了,怎么办啊!”作战屏前,一个身着绿色服装的男人一脸焦急的望向船长,“哼!走吧。”已经穿好红色外套的玛贝拉斯向外走去,露卡紧随其后,“爱穆?”男子望向另一名女子,“跟上吧,博士。”女子站起来边走边回应道,“可是,他们……,啊,真是,我知道了。”被称为博士的男子纠结了一会儿后,就紧紧跟上了前面几人。(请原谅我不会写战斗过程,就这样跳过吧。)
  又一次英勇的战斗后,由于某些人在战斗时的不珍惜,在博士幽怨的眼神中,豪快舰被迫降落在了一个偏远的小星球上。
“玛贝拉斯,这座星球好像是被残虐占领了啊,而且把东桑留在豪快舰上真的没事吗?”一个穿银色风衣的男子大大咧咧的跑在玛贝拉斯的身边说,船长停下脚步,“怎么,你有意见?”斜着看了一眼,“要不你去陪博士去修船?”船长恶劣的向凯问道。等待着船员的回复。“怎么能这样,我虽然不想在这里,但修船这种事情还是交给东桑比较放心啊。”船员满脸笑容地答道。
  许久没说话的露卡突然张口,“呐,玛贝拉斯,前面似乎发生了有趣的事情啊。”完全不像是连续经历过两场战斗的两人有些兴奋的看着前面。“那就去看看,说不定能遇上了不得的宝物呢。”船长大人一如往常的对自家船员下达了无理的命令,向前走去。“真是,任性啊!”爱穆说道,但还是快步跟上了前面的两人,“等等我啊,大家!”刚还在觉得对不起博士的凯这会儿又紧紧地追着自家海盗船长了。
  在一片空旷的土地上,正在进行着激烈的战斗。战斗的中心是一个身着黑色作战服的男子,战斗似乎已经进入了尾声,那个穿黑色作战服的男子看上去十分疲惫,但眼神中却闪着令人移不开目光的亮,玛贝拉斯赶到时,正巧碰上男子被一群杂兵包围,“什么嘛,原来就是个窝里斗啊,还以为是什么有趣的东西呢。”赶过来的露卡带着失望的神情,凯随后赶道:“玛贝拉斯,怎么办,我们不管的话,这个人很快就会被抓回去的。”公主爱穆也发表的意见:“玛贝拉斯桑,能不能救下那个人?”露卡弯了弯腰说:“玛贝拉斯,怎么办?”一旁的船长没有回答,直直的盯着下面的那个男人。他们谈话的时候,下面男人手中的剑不慎被打落,被杂兵打倒在地上,看着团团包围过来的杂兵,男人眼中的光还在挣扎着不想熄灭。爱穆有些急了:“玛贝拉斯!”想要冲下去,玛贝拉斯却比爱穆还要快的冲了下去:“别下来了。”手中枪声响起,救下了剑士,原本闭上眼睛的剑士又重新睁开了眼睛,站了起来,“你是什么人?”清亮的男声响起带着些许疑惑,“宇宙海贼。”玛贝拉斯回了一句,“宇宙海贼?我可没钱。”剑士皱眉说道,船长笑道:“我想要的可不是钱,而是你,的剑术。”走近他,将他掉落的剑重新还给他,“还有力气吗”“哼,当然。”剑士回了句,重新握住剑,两人由面对面转变为背靠着对方,向重新围来的杂兵发起了进攻。
  爱穆看着下方的二人,有些担忧的问道:“露卡,不下去帮玛贝拉斯真的好吗?”露卡蹲在地上:“没事的,放心吧,既然他说不让我们下去,那就让他随意吧,我们现在只要看着就行了。”
伴随着枪声,残虐的杂兵被全部解决,只剩下二人站在空旷的地面上,“喂!宇宙海贼,你刚刚是什么意思?”剑士问出了他的疑问,“刚刚?啊,我看上了你的剑术。,想让你帮我做点事情。”年轻的剑士有些不屑的笑了一下,指着自己颈部的定位仪说:“看到这个你就会改变想法了,这东西不论我走到儿都会被追踪,如果拆卸就会放电。”宇宙海贼的眼神落在定位仪上,将手指搭在上面,“喂,你想干嘛!”剑士有些吃惊,同样快速将手放在了定位仪上,一瞬间,电流通过,两人都感受到了痛苦,不过却没人肯松手,终于,定位仪被硬生生的扯了下来。两人松了一口气,倒在地上,一会儿之后,终于有力气说话的宇宙海贼看向旁边的人开口说道:“和我们一起去寻找宇宙最大的宝藏吧”剑士沉默了一会儿,看向玛贝拉斯:“我知道了。”船长转过头,望向天空,笑了“啊,对了,这个,给你。”拿出了豪快手机给了剑士,“这是什么?”带着疑惑问道,“这个啊,实现梦想的道具。”船长笑着回答到,就先这样吧,似乎没什么不行。年轻的剑士在心中默默的念叨了一句。






这就是第一章了,删减了一些之后终于让乔在第一章就和海贼众人相遇了,我会将玛贝拉斯与海贼其他人相遇的情节放在番外,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会发出来。果然一开始写就控制不住字数的我……把这个写成了一篇长篇,这一章中乔和玛贝拉斯相遇的场景参考了tv中两人相遇的情节,不过多了其他人的围观而已,曾经在一位太太的文章中看到过说这两人第一次见面真的有一种鲜衣怒马少年时,一眼就相中你的感觉,不知道有没有写出这种感觉来,这篇文章是我第一篇长篇,会有很多不足,如果有出错的地方,请在评论去指出我会改过的。由于已经放假了,所以可能会更的多一点。
真挚的感谢每一位耐心看完的人,谢谢!

一个脑洞,占tag致歉

突(sang)发(xin)奇(bing)想(kuang)出来的,大概是看海贼战队红蓝太甜中毒了吧,
大概就是“在tv中乔最先和玛贝拉斯遇见的,但是突然就想看那种玛贝拉斯召起了其它四人然后和再和乔最后一个遇见,过了好长时间众人才发下其实乔内心十分温柔呢,”
感觉会有好长一段时间的磨合期,毕竟露卡可不是好相处的呢。

有人哪位想写文的大大可以写喔,如果没有的话过段时间我可能就会自己写吧。

不过如果是我自己写的话应该没人会看吧。

钢零段子

*请注意这是一把刀,文中有提示
*ooc有(为了虐而虐,所以请不要在意人设问题)
*本篇纯属最近心情不好产物
如果这些都可以接收的话,请下翻。










“钢牙,喂,钢牙……”今天一如既往喝醉了的银牙骑士一如既往的呼喊着那个不会回来的黄金骑士的名字。

“我回来了,零!”眼前人这样说道,“欢迎回来,钢牙。”凉浥零带笑回答。

emmmmm……想吃刀的请继续下翻,甜食请就此住手。

然后,梦就醒了。



凉浥零怀中抱着一把红色剑鞘的剑,呆在那里,一动不动。





当年轻的魔戒剑士带着牙狼剑兴冲冲的来找教导他的师傅时,却发现他的师傅不见了,怎样找都找不到了……




当冴岛钢牙回到原本的世界后,怎么都不能相信自己面前双刃的主人已经不在了的事实。


“钢牙大人,这是你要的布丁。”魂座将自己亲手做的布丁端上桌子,原本闭着眼的冴岛钢牙睁开眼,“谢谢。”然后,对着空气说:“你不是喜欢吃甜食吗,怎么不吃?”再然后,默默吃掉了盘子中的布丁。




梦中,眼前的男人似乎要离开了,但自己不想离开他,“钢牙,回来啊!”梦醒后,凉邑零看见年幼的冴岛雷牙正看着他:“师傅,你怎么了,我听见你喊我父亲的名字了。”零:“没什么,梦而已,快去接着训练。”“是,师傅。”

凉邑零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告诉别人自己曾经的名字,但他还是告诉了那个女孩,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最想告诉的那个人此刻不在自己身边。

凉邑零偶尔会想去那个女孩,想起在某方面和他很像的女孩。

士海段子

大家好,本人萌新一个,士海小段子,只是yy,如果不喜欢的话真的很对不起。





“好久不见啊,士。”不知道刚从哪个世界偷盗成功回来的大盗躲在暗处,看着门矢士,笑眯眯的喊了眼前人的名字。“海东!”许久没露过面的小偷突然出声,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某个突然出现的小偷,本来顺利解决了世界的问题而心情大好的大首领态度突然变的十分恶劣,“你……这次又看上啥了?这个世界我可是已经旅行过了。”躲在黑暗里的人一如既往的咧着嘴,“什么嘛,好久不见了还以为士你会哭着向我要抱抱呢。”门矢士满脸不屑:“海东,你是不是脑子让打坏了,会说出这种话。”
没有想象中的回呛
……短暂的沉默后,门失士发现海东大树并没有出现,过了一会儿,终于沉不住气的门矢士起身寻找海东大树,在一个离自己不远自己却不易发现的地方看见了那个让自己思念许久的小贼正靠着墙,身上不知道是自己还是别人的血迹,混合着泥水,一副惨兮兮的样子,“喂!海东,没事吧你,”声音中不知不觉带上了几分关切,对方还是没有回应 ,走到海东大树身边的门矢士发现对方已经的体力支持不住了,在海东大树快倒下的时候扶住了他,“喂,海东,别玩了。”又一阵沉默后,门矢士终于确定眼前的这个人不是在恶作剧,“哼,这次就先带你回去吧。”嘴上傲娇的大首领还是没能狠下心将某个小偷扔在大街上。
至于回到照相馆夏蜜柑那几人诧异的眼光 已经被门矢士无视掉了。
再至于某个小偷醒来时还以为自己在做梦的神情被门矢士看到嘲笑了很久的事,就是以后的故事了。